<sub id="1v55n"></sub>

    <sub id="1v55n"><dfn id="1v55n"><ins id="1v55n"></ins></dfn></sub><sub id="1v55n"><var id="1v55n"><ins id="1v55n"></ins></var></sub>

    <address id="1v55n"><dfn id="1v55n"><ins id="1v55n"></ins></dfn></address>

      <address id="1v55n"></address>

      <sub id="1v55n"><var id="1v55n"><output id="1v55n"></output></var></sub>

      <sub id="1v55n"></sub>
      <sub id="1v55n"><dfn id="1v55n"></dfn></sub>
      <address id="1v55n"></address>

      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夸克世界的使者 > 第二十三章 原來是你


        對岸的塵看著這一切,心里面又欽佩又羨慕湘和暴躁椒的感情,互相為了彼此而做出犧牲,又互相成就彼此。

        “湘!使者的原話是在你們過河之前帶桃回去,既然你們已經過河,就此作罷!我們再會!眽m說完便離開了。

        湘和嚴暮兆松了一口氣,湘對嚴暮兆說:“桃,待我和暴躁椒休息一下,現在我與和暴躁椒性命相連,暴躁椒恢復的時候我也會痊愈!”

        嚴暮兆連連點頭,隨便草羨慕地對嚴暮兆說:“桃,我們什么時候也能這樣就好了。與自己的主人性命相連是我們寵友的最高榮譽!”

        “呃……我盡量努力……”嚴暮兆吞吞吐吐不自信地說道。

        “只要我們性命相連,我們只需要一個補充能量,另一個也會吃好!非常好的!”隨便草插著腰嚴肅地說。

        “哎呀!這個太好了,只要能夠節約飯錢,吃得香香的,我堅決完成任務!”嚴暮兆腦海里全部是節約出來的金幣買了自己喜歡吃的食物,在溫暖陽光的院子里與湘和她的朋友們分享著。

        “桃,涸敢在這條河里面做手腳,斷定是判斷看守它的人已經離開。那個人是在你給出滿意答案以后離開的,不知兇險。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湘的一番話將嚴暮兆拉回了現實。

        正好隨便草的身體已經恢復,于是載著她們二人和暴躁椒往湘指示的方向前去。

        行進了一段時間,便看見瓦舍亭臺,一個大型古村落映入眼簾。

        “桃,那顆巨大桑樹下就是我們在這個世界的家!”湘歡悅地說。

        隨便草盤旋而下,?吭谏湎!隨便草又變小,藏進了嚴暮兆的褲子口袋里面。門廊出來一位帶著警惕眼神的棕衣少年。

        “地,我回來了!”湘喊向少年!

        “湘,你真的回來了!”少年跑向湘,緊緊地抱住她,熱淚盈眶。

        “湘……湘……”少年一時說不出話來,只是緊緊地抱住湘不松手。

        “地,我快透不過氣了!”在湘的提示下,地松開了雙手,湘對地介紹嚴暮兆,“這是桃,她和錦一樣是一名優異的木系者,她和我們想的不一樣,是我們的好朋友!”

        “地,你好,我是桃!眹滥赫壮負]揮手,熱情地打招呼。

        地楞在原地:“桃……湘給你講過吧……你不嫌棄我們嗎?”

        “哎呀!地,嫌棄什么?不要有那些想法,我也沒有覺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只是運氣好,有愛我的父母。但是父母的愛,是讓我學會怎樣去愛別人,不管出身如何我們每個人都值得被溫柔地愛。這個世界定義什么不管,我聽從我內心,我相信你,也相信湘的朋友們!只是現在又多了一個人,不好意思要多費點兒糧食了。哈哈!

        “桃……謝謝你……”地感動著。

        “地,我肯定會努力幫助你們,把燦救回來的!”嚴暮兆拍拍胸膛,信誓旦旦地說。

        “桃……謝謝你……”地哽咽著!

        “我們一起與錦商量一下怎么營救燦吧!”湘說道,“對了,錦呢?怎么沒有出來?”

        “錦在后院研究一些東西,為了不打擾他,我就在前廳,我看見有綠色的寵友朝家門口飛來,我就先來看看情況。沒有想到你們回來了,還沒有通知他呢!”

        “那我們快去看看錦完成了嗎?快走,快走!”湘一把抓住嚴暮兆往屋內奔,快樂地像一個放學回家的孩子。

        “錦……錦……我回來了……我帶著桃回來了……”湘快樂極了!

        “湘,我聽見了,我正走出來了……”一個男生的聲音從庭院的走廊傳出來。

        咦,這個聲音好像在哪里聽過?嚴暮兆心里想著,以為自己聽錯了。

        一位金衣少年迎面而來!

        “!”

        “!”

        嚴暮兆與錦同時楞在那里!

        “原來是你!”錦驚訝地對嚴暮兆說道!

        錦正是嚴暮兆的同學程礦峰,那個成績優異的科代表。

        “難道你們二人認識嗎?”湘拿著嚴暮兆的手松開了,好奇而驚訝地問道。

        “呃……湘……錦是我同學……”嚴暮兆支支吾吾地說道。

        “什么?同學!”湘和地同時驚呼道。

        夸克世界為了讓大家不產生聯系,連真實姓名和住址都會改變,怎么會讓兩個同學都來到這里呢?

        “現在還弄不清楚原因,不知道是福還是禍,大家一定要先保密這個事情!”錦對大家說道,“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根據燦失蹤的線索,去找到燦,營救她!

        “對!對!對!”地連忙接過話來,“大家坐著商量吧!”他們坐在了前廳的桌子旁。

        “錦,桃說她會和我們一起去救燦的!我們越來越有希望了!”地高興地對錦說。

        錦看著嚴暮兆,嚴暮兆紅著臉說:“錦,我信任湘,湘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了!”

        錦卻說:“桃,你來到夸克世界要有自己的判斷和分析能力,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你聽完再做判斷吧!

        湘和地都好奇是什么事情。

        “我要給你道歉,桃,對不起!”錦真誠地說。

        嚴暮兆心想,這個傲慢的程礦峰來到夸克世界是變了一個人嗎?居然會為了上課的事情當著這么多人給我道歉,感覺他現在是湘和地的精神支柱,還是算了吧,本來上課發生的事情也是小事,自己都忘了!捌鋵嵣险n同學之間,都是小事,我都忘了,沒關系的啦!”

        錦卻一臉嚴肅的說:“我幾乎沒有交過什么朋友,是地他們教會了我,朋友之間一定要真誠,不能隱瞞!第一個對不起,是我們為了營救燦,讓湘開始瞞著你意圖,真的道歉!”

        “沒關系啦!大家也是有苦衷的!眹滥赫仔πφf。

        “第二個就是……”錦面露愧色,“就是其實給你媽媽發電子郵件的人是我……”

        “?什么?”嚴暮兆覺得不可思議。

        錦繼續說道:“其實,金老師是我媽媽!

        “!”嚴暮兆驚得張大嘴巴。

        錦將大暑那天的事情從頭到尾詳盡地說了一下。

        錦在五歲那年父母遭遇車禍,父親當初去世,母親處于昏迷狀態,他每天都在重癥監護室門口守著媽媽,希望媽媽不要丟下他。后面母親奇跡般地痊愈,只是性情大變。但是錦很感激媽媽沒有丟下他,什么都照著媽媽的吩咐來。他媽媽是一位高中老師,希望他成績好,他就一直名列前茅。他媽媽經常晚上加班加點批改作業,他就陪著他媽媽。后來他媽媽當了教導主任兼嚴暮兆的班主任,他為了更多時間和媽媽在一起便主動要求轉學來媽媽班上,和嚴暮兆成了同學。他知道他媽媽最重視學習成績,因此,每次都想積極表現,就是為了讓媽媽驕傲而開心。誰知大暑那天嚴暮兆和他都受罰,因為嚴暮兆在媽媽上課時候調皮搗蛋,生氣的程礦峰(錦)目睹了嚴暮兆被嚴爸爸批評及差點兒家暴的過程,程礦峰心里很高興,但是后來跟著坐地鐵的他看見嚴爸爸是為了嚴暮兆而演戲糊弄自己媽媽。一方面他很生氣媽媽被騙,另一方面從小失去爸爸的他心智尚且不成熟,瞬間極度嫉妒嚴暮兆,決定要戲弄一下她,給她一點兒教訓。

        所以他就用自己媽媽的電子郵箱往嚴暮兆媽媽的電子郵箱里面發了一封信件,內容是嚴暮兆怎么和嚴爸爸一起糊弄老師,除此之外上面還寫著一些不實的內容,比如說嚴暮兆在學校里面不愛學習,愛給男生寫紙條,特別喜歡寫給程礦峰,導致程礦峰很受困擾,影響了學習成績。

        后來程礦峰(錦)的媽媽看見這封郵件,對錦大發雷霆,失手打了錦一巴掌。錦第一次產生了離開媽媽的念頭,晚上睡覺的時候就在睡夢中來到了夸克世界。

        “!錦,你怎么是這樣的人!”湘首先喊了起來,表示很迷惑!

        “呃……男生有時候就是會很不成熟的……”地在一旁弱弱地說道。

        但是嚴暮兆更關心的是,自己連嚴媽媽的電話號碼都是亂填的,根本沒有留郵箱,“你怎么知道我媽媽的電子郵箱?”

        “這個很簡單嘛!”錦自信地說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扑克王pokerking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