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1v55n"></sub>

    <sub id="1v55n"><dfn id="1v55n"><ins id="1v55n"></ins></dfn></sub><sub id="1v55n"><var id="1v55n"><ins id="1v55n"></ins></var></sub>

    <address id="1v55n"><dfn id="1v55n"><ins id="1v55n"></ins></dfn></address>

      <address id="1v55n"></address>

      <sub id="1v55n"><var id="1v55n"><output id="1v55n"></output></var></sub>

      <sub id="1v55n"></sub>
      <sub id="1v55n"><dfn id="1v55n"></dfn></sub>
      <address id="1v55n"></address>

      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夸克世界的使者 > 第十一章 歡迎回來


        嚴暮兆絕望地閉上了眼睛,現在身心俱疲的她只是希望這是一個漫長又勞累的夢,睡著了,醒來就好。

        在極度安靜的環境中,嚴暮兆感覺自己在往下掉,夸幣出現又化作煙霧消失了,出現的灰色長袍、粉色外套也被撕碎跟著消失,城墻兩兄弟也崩塌成磚塊然后消失,那些不知道姓名的人也和鑫一起出現又消失,暴躁椒先是沒有了四肢跟著沒有了表情跟著整個辣椒身體都消失了,最后出現的是湘,嚴暮兆伸手去抓,手里什么都沒有,湘的身體變成了水滴只剩下信任而柔和的眼神,接著一陣風把吹散了,什么都沒有了。最后嚴暮兆感覺自己著落了,是一個溫柔有力的懷抱。

        她感覺有人在呼喊自己,睜開眼,“媽媽,爸爸,我回來了!

        嚴爸爸的臉靠近的時候伴著“叮!钡聂[鐘聲,嚴爸爸的臉靠近以后,嚴暮兆奇怪地問爸爸:“你的胡須怎么這么長了?”她伸手抓了抓爸爸的長胡子。爸爸的臉變紅了,頭頂發綠,兩個眼睛居然做出了二次元的疑惑狀態!

        “暴躁椒!”嚴暮兆驚喜地叫了起來。暴躁椒“嘰里呱啦”地說著什么情緒激動的話,原來剛剛抓住的長胡子是暴躁椒的手,嚴暮兆趕緊放開。暴躁椒迅速移開,嚴暮兆看見了一張趟著淚水的笑臉。

        “桃,你終于醒過來了!

        “湘!”嚴暮兆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嚴暮兆被湘摟在懷里,也激動得說不出話來,許久才說:“湘,能再見到你們真好!”

        “桃,謝謝你!

        忽然嚴暮兆才意識到,湘的臉龐,這頭頂的樹葉,身邊的花草都清晰可見,趕忙問道“我可以看見你們啦!你們是用什么辦法把這黑暗變得如此光亮?”

        “我們也沒有什么辦法把黑夜變得如此光亮,這光亮是因為天亮了!已經第二天啦!”

        “已經第二天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湘,反正我現在還有點累,我再躺會兒,你給我好好講講!

        湘的思緒回到了昨天。

        湘通過綠色的門,進入暴躁椒體內,一片漆黑。眼前出現了飛舞的螢火蟲,螢火蟲走進了變成了一盞盞溫暖的黃光,不斷地朝著自己走過來。迎接她的是很多的辣椒籽,它們一個個黃色而圓滾滾的身體發著暖光,身體上長著黑色線條畫成的眼睛以及黑色小手。它們簇擁著湘來到暴躁椒身體的中部坐下,有的靠在湘的腳上,有的坐在她的腿上,有的伏在肩上,還有的干脆躺在了湘的手里,“嘰里呱啦”地與湘說著話,湘平和寧靜地聽著。

        過了許久,在暴躁椒體內的湘,感覺到了寒冷,她知道是最后一縷陽光迫近了。她的灰色外套已經從嚴暮兆身上來到了她身邊,又一次穿在她身上,隨后就從下面慢慢開始幻化成水滴,水滴再變小,轉而消失。辣椒籽們見狀,趕忙齊上前去拉住她的外套,可是完全不起作用。

        外套消失了,跟著她的褲子和背心都消失了,身體也從腳底開始慢慢化作水珠。辣椒籽們還是不放棄,她的腳拇指沒有了,它們就化作腳拇指補上,腳掌消失了,就變大變多充當腳掌。

        她的整個身體只剩下頭還是她的,其余都是辣椒籽們拼湊的。

        “小籽籽們,謝謝你們!毕媸冀K平和而寧靜。

        忽然她和辣椒籽們都聽見了一聲“咣嗚”,這是神龍的聲音,難道是桃回來了?

        湘和辣椒籽們都很受振奮,辣椒籽們更加賣力地拉住湘,鬧鬧地不放手。

        接著綠色的門開了,門口全是藤蔓瘋長的身影,這是木系者的力量。

        “湘,我帶食物回來了!你快出來!

        這是桃的聲音!

        是的,桃回來了!

        伴隨著食物的味道!

        她成功回來了!

        那我也不能放棄,她在召喚我,我要出去。

        湘朝門口走去,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聽使喚,才想起自己已經沒有了身體。雖然辣椒籽們幫她維持著身體形狀,但是畢竟不是自己的身體不能合二為一。

        突然暴躁椒體內劇烈晃動,是暴躁椒摔在了地上,辣椒籽們被震得到處都是,湘也摔在了地上。

        接著在門開著的地方,她聽見桃在喊暴躁椒,她看見小籠包朝她們飛來。

        我必須到達門口。

        “吾者之名為湘,吾者之力—馳!”湘用盡最后一絲力氣念出,她的頭也化作了水滴,她的身體也以水滴狀回來了,化作水形的她到達了門口用嘴大啃一口在小籠包上面。

        得到食物狀態的她并沒有從水形狀態轉換過來,迎接她的又是劇烈搖動,暴躁椒再一次摔在了地上,接著是無盡的黑暗。

        在黑暗中她聽見一直有人在呼喊她的名字。

        是桃。作為夸克世界小白的桃,在有限的時間里克服重重困難回來救自己,自己不能就這樣放棄!

        是錦。他們還在等著我回去,他們賦予的信任還歷歷在目,自己一定不能放棄。

        我已經成功撈出了桃,我們的夢想才剛剛開始,我怎么能放棄呢!

        “我的夢想才剛開始,我不想消失!毕婺矶\著,“夸克世界,我是水系者—湘,吾者之力—聚!

        無數的小水滴停止變小了,開始發光,相鄰的水滴結合起來變成了珍珠般大小,又結合起來成為鵝暖石一樣,最后全部匯合在一起成了懸在空中的水浪,浪花平靜下來后湘又回來了。

        湘的外套也回來了,在黑暗中閃著亮光。

        湘趕快沖出門外。

        暴躁椒看見熟悉的光亮,它知道是湘回來了。

        它沖上去抱住湘哭了起來,它邊哭邊感覺自己飛了起來,一看已經趴在了湘的肩膀上面。湘剛剛出了門外就不斷變大,直到恢復正常的體形。周圍的環境都照亮了,看得清清楚楚。

        湘趕緊去把嚴暮兆攬入懷中,“桃,桃,你醒醒!

        湘呼喚嚴暮兆,她就是不醒。一定是疲勞過度了。

        “暴躁椒,現在桃還昏迷不醒,她需要休息,我們不能趕路,我們明天再出發!

        暴躁椒嘰里呱啦地說什么,湘說:“沒關系的,剛剛桃帶回的食物已經為我補充能量,我可以維持我們的體溫。你看我的外套這么多亮光,說明我的狀態很好。天亮之前一定不會出什么問題的!

        說完,湘的外套不斷變大直至像被子一樣蓋住嚴暮兆的身體。暴躁椒又嘰里呱啦說了一句,“謝謝你,暴躁椒!闭f完,暴躁椒從湘的肩上跳下,變得很大。

        湘抱著嚴暮兆靠在暴躁椒身上度過了黑暗的夜晚。

        第二天第一縷陽光又照在她們身上,天亮了,湘再一次嘗試呼喚嚴暮兆。

        嚴暮兆嘴里迷迷糊糊說著什么,聲音太小聽不見,暴躁椒靠近一聽,卻被嚴暮兆抓住了手,然后嚴暮兆就醒了。

        嚴暮兆納悶著,原來剛剛看見爸爸媽媽是在做夢,自己還在有意思的夸克世界里。不對,不對,剛剛明明聽見了鬧鐘聲。

        嚴暮兆坐了起來,弱弱地問湘和暴躁椒:“你們剛剛有沒有聽見什么聲音?”

        湘高興地指著嚴暮兆的褲兜,“桃,剛剛這里面的夸幣一直在不響,感覺你今天收入很多哦!”原來鬧鐘聲是夸幣啊,嚴暮兆終于釋懷了。

        “今天收入很多?”嚴暮兆驚喜地叫起來,伸手全部摸出來,“一,二,三……一共有十個夸幣!耶乎!”嚴暮兆高興地手舞足蹈,“湘,暴躁椒,今天我們吃頓好的,走我請客!

        湘和暴躁椒也跟著歡呼起來,“對了,桃,走之前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嚴暮兆還在疑惑著,湘就喊了一聲“暴躁椒,快上!”

        暴躁椒變得像她們體形一般大小,張開嘴巴,露出黑色線條勾勒出的尖尖獠牙,朝著嚴暮兆咬過來。嚴暮兆想起了寵友迷人蝶把綠衣少女當作祭祀品的事情,不禁覺得冒出一身冷汗,本能地拔腿逃?墒且呀泚聿患傲,暴躁椒已經咬在了她外套上面。

        嚴暮兆感覺疼痛感順著外套傳到了身體里,又來到心臟,心臟又迅速傳到四肢,她倒在了地上,也放棄抵抗,任憑暴躁椒在外套上面胡亂撕咬。

        “好了,暴躁椒,不要開玩笑了,你已經把桃嚇到了!毕鏈厝岬穆曇繇懫饋,她把地上的嚴暮兆扶起來。嚴暮兆才發現自己衣服根本沒有破,只是多了很多污漬,剛剛的疼痛感都是自己腦補出來的,還把自己嚇得半死。

        湘解釋道:“桃,你的衣服外套太新了,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會帶來很多麻煩的?淇耸澜珉m然很自由沒有限制,自由的代價就是在到達“心核”之前,是沒有秩序的,就慢慢變成了弱肉強食的社會了!

        “什么是心核?”

        “這個我們先趕路,路上我慢慢給你講我所知道的夸克世界規律。只是暴躁椒剛剛為什么會把你嚇成那樣?”湘問道。

        嚴暮兆就把寵友迷人蝶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講了,還補充道,剛剛是怕暴躁椒把自己吃掉。

        “哈哈,哈哈……”湘大笑起來,“桃,你真有趣,看來你的腦洞和像力很適合這個夸克世界哦!不過寵友也分種類的!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扑克王pokerking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