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1v55n"></sub>

    <sub id="1v55n"><dfn id="1v55n"><ins id="1v55n"></ins></dfn></sub><sub id="1v55n"><var id="1v55n"><ins id="1v55n"></ins></var></sub>

    <address id="1v55n"><dfn id="1v55n"><ins id="1v55n"></ins></dfn></address>

      <address id="1v55n"></address>

      <sub id="1v55n"><var id="1v55n"><output id="1v55n"></output></var></sub>

      <sub id="1v55n"></sub>
      <sub id="1v55n"><dfn id="1v55n"></dfn></sub>
      <address id="1v55n"></address>

      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夸克世界的使者 > 第十七章 驚喜交集


        象牙蔥帶著澤前往使者奇粲的移動住所。

        奇粲可以隨意變換挪到自己的想去的地方,即使是在夸克世界最邊緣最荒涼的新人集市和一號補給站。

        但是作為夸克人的她,是不能去混沌里面撈出新人的。

        她為了得到優異的新人鞏固自己的實力,她的一貫策略就是讓名下優異的五行者不斷地去搶奪別的優異新人,只是沒有想到這次她這么早就開始出手,早得嚴暮兆還沒有進入訓練營嶄露頭角。

        象牙蔥還在空中盤旋,就被一股力量按住了。澤趕忙開口:“使者,對不起,我沒能完成任務!

        “沒用的東西!”奇粲的聲音很大卻看不見人,轉而又溫柔地說道:“澤,這是我第一次對你說這樣的話吧,感覺怎么樣,是不是有深深的挫敗感?”

        澤答道:“使者,是的。都是我沒有完成好任務,請責罰!

        “責罰你的不是我,將是殘酷的現實。涸將要代替你去完成任務!逼骠拥穆曇魟傉f完,涸就出現在了澤的旁邊,涸朝著澤笑了笑,澤并不搭理他,澤甚至有些厭煩他。

        奇粲繼續說道:“澤你知道規則的,如果涸將桃帶回來,你就會被淘汰,你還是自己想一想后路!

        澤雖然很緊張,但是還是恭敬地說了一句:“澤全部聽從使者的安排!

        奇粲又問涸:“涸,你有信心嗎?”

        涸笑著回答:“使者,我很有信心。從之前我和桃的接觸,以及觀察澤的戰斗中,我已經制定謀略了,桃在夸克世界具有優質的天賦,她和湘的戰斗力越是在緊急情況下越是能夠被激發。所以不能如澤一樣,因為顧念舊情就只用七分力氣,讓湘和桃溜走!

        聽見涸這樣污蔑自己,澤連忙說道:“使者,我真的已經使出全力了,要不是湘砍傷我的寵友,我肯定還會全力追擊的!

        “好了,不要吵!”奇粲的聲音有點發怒,“你們知道我最討厭不忠誠和不團結。我可以同時犧牲你們兩個,你們不要讓我不高興!

        見二人都低頭不語,奇粲又繼續說道:“涸,說說你的計劃是什么?”

        涸自信地說:“使者,其實很簡單,針對湘的性格就兩字“攻心”!

        “哈哈,不愧是涸,這個是你的強項,我放心地交給你去做吧!

        涸朝著澤得意地笑了笑,又對奇粲說道:“使者,還有就是請求澤不要離開這里,讓澤同您一起在這里觀戰吧!

        “澤,你照辦吧!

        聽完奇粲這樣說,涸笑得更加得意了。澤一直在奇粲面前很恭順,什么也沒有說。

        “涸,你一定要在她們過河之前完成任務!逼骠臃愿篮,“否則,過了河你知道的,就會更加復雜了。你趕快動身出發去布局吧!

        嚴暮兆和桃雖然逃了出來,但是這寒冷漆黑的夜里面,全靠桃外套微弱的光亮根本沒有辦法撐過,怎么辦呢?她一邊擔心湘和暴躁椒的身體,一邊擔心怎樣度過這寒冷的黑夜。

        “桃,你摸一下你的夸幣褲兜吧?”湘對她說。

        “我的褲兜里面有什么嗎?”她邊說邊摸,“呀?還有一枚夸幣呀,只是這個時候夸幣有什么用呢?”她將夸幣攤在手中。

        湘說:“你仔細看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上面是有一個“獎”字?”

        嚴暮兆趕忙辨認,在微弱的光亮中,她驚呼起來:“湘,真的是一個“獎”字耶!就是說,在有獎競賽里面,我們獲獎了。獎品是……”

        “帳篷!”

        “帳篷!”

        她們兩個一起興奮地歡呼起來。

        “桃,你把獎幣握在手中,想象你要的帳篷的樣子!然后念到,吾者之獎——開!毕娼烫以鯓邮褂锚剮。

        最想要的帳篷的樣子,嚴暮兆肯定是馬戲團的帳篷,有各種彩燈,還有音樂,感覺飄來了爆米花的味道,但是她又想太高調了,萬一澤他們追過來怎么辦,還是要個普通外表的帳篷,但是帳篷里面得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裝飾成溫馨舒適的樣子。

        “吾者之獎——開!眹滥赫啄钔,獎幣消失了,出現的是一頂發光的帳篷。

        “啊,我想的是很普通的帳篷,怎么會發光,被發現了怎么辦?”

        “桃,沒關系的,我們進去以后,帳篷就會自動隱藏,沒有人找得到我們的?淇耸澜绲淖∷诤谝怪卸加羞@個屬性的!毕娼忉尩。

        “湘,你和暴躁椒都受傷了,先進去!”嚴暮兆指著狹小的入口對她說。

        “不,桃,嚴格來說,這是你的住所,是你的努力獲得的,你先進吧!”湘很客氣地說道。

        “你們是我朋友,不用分什么先后順序吧,邀請你們先進!眹滥赫捉忉尩。

        湘卻堅持要讓嚴暮兆先進去。

        嚴暮兆知道湘的性格,就是這樣有點兒見外,讓大大咧咧的嚴暮兆覺得有丁點兒別扭,但是在湘強大的友誼中,微不足道,至少現在還沒有影響嚴暮兆對湘的感情。

        她們來到帳篷里面,湘被眼前的所見感動,墻上居然掛著相框,相框上面全部是她們在一起的場景,有湘自己,有暴躁椒,還有她不知道真實名字的“桃”。湘感覺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桃能夠想到這么多,而且全是她和暴躁椒,湘深深地沉浸在這份感動中,久久地站在那里不動。

        嚴暮兆一把拉過湘來,“快躺下,我以前一般回家就會躺在柔軟的沙發上面,我覺得躺一躺,什么都過去了。呵呵!

        沙發很寬大,她二人躺睡在上面還有很多空間。然而帳篷內部空間更大,空曠的空間里面有很多兔子形狀的燈。圓圓的胖胖的半圓身體,頂部突出兩個橢圓的小耳朵,除了就是一個小小的尾巴,尾巴也是一個的圓圓的按鈕,白白的身體發著微暖的黃光。

        “我以前一個人睡覺很怕黑,我爸爸媽媽就在房間里面給我放了很多這種小小的兔兒燈。我剛剛在想燈飾的時候,一下子就想到了兔兒燈。它這個按鈕很好玩,我玩著玩著就睡著了!

        說完,嚴暮兆隨手一招就有一個兔兒燈來到她的手中,她遞給湘,自己又拿了一個。嚴暮兆轉動著后面的按鈕,燈就忽明忽暗地閃著,跟著,整個房間里面的燈都閃了起來。

        暴躁椒醒了,它坐在湘的手里。

        “暴躁椒,你已經完全沒事啦!”嚴暮兆歡呼起來,“來,來,來,教你玩玩這個新東西!彼种敢煌,就有一盞燈飛到暴躁椒面前,暴躁椒伸出它黑色小腿踩在上面,燈一會亮一會暗,暴躁椒興奮極了,嘰里呱啦地跟湘說什么。

        湘笑著對嚴暮兆說:“暴躁椒剛剛說,它現在可喜歡你了!

        “哈哈,暴躁椒,我終于交到你這個朋友了。我可是一開始就很喜歡你喲,你有多喜歡我?”嚴暮兆期待地問道。

        暴躁椒跑到湘的耳邊悄悄說,一下子它的小臉出現了黑色小圓,它應該是害羞了。

        “暴躁椒說,除了我,你排第二,錦都要排第三位了。哈哈,恭喜你呀,桃!

        “哈哈,今晚可以做個美夢啦!”

        “桃,我有預感,你的寵友應該很快就能獲得,而且也是植物系的寵友!

        “真的嗎?今天晚上我估計興奮得睡不著了。我要有寵友啦,我要有寵友啦,天啦,我好興奮,我睡不著怎么辦?要是我萬一睡著了寵友來了,看見我睡覺又走了,怎么辦?還有,還有,我的寵友,我一定要給它取個響亮的名字!湘你幫我想一下……”嚴暮兆完全沉浸在興奮中,等她看向湘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暴躁椒也靠在湘的旁邊睡著了。

        嚴暮兆心想,湘和暴躁椒今天一定累壞了,要是沒有湘和暴躁椒,自己這會兒不知道被澤和他的暴躁椒綁在哪里受折磨呢。自己還是安靜一點兒讓湘和暴躁椒好好休息一下。

        嚴暮兆安靜地看著忽明忽暗的燈,一會兒也跟著睡著了。

        “好癢啊……”嚴暮兆感覺有什么在撓自己的鼻孔,很癢,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墒菗系酶鼌柡α,控制不住自己打了一個打噴嚏,從睡夢中醒來。

        什么,眼前是個綠色的梭形小東西,正在用它黑色的小眼睛盯著她。

        “桃,你終于醒啦!我是你的寵友,隨便草!”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扑克王pokerking下载